您好,欢迎来到映江水下作业有限公司!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线咨询:547521487     微信:13883623916
全国热线:13883623916  
   您当前位置:
  
新闻中心
【中国救捞故事】在黑暗的海底打捞
来源: | 作者:dalaodui | 发布时间: 2017-03-21 | 95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  在人群中,即便没有穿上工作服,你也可以轻易地认出他们。这些在漆黑的海底打捞沉船的汉子,一个个体格魁梧、肩膀宽厚、皮肤黝黑、神情坚毅。
  具备强健的体魄是从事潜水员这项高危工作的前提,但常年的高强度水下作业,让他们一天天远离了健康。在交通运输部烟台打捞局,老潜水员戚明对记者说:“潜水员没有好腰腿,没有好肠胃。”
  烟台打捞局承担着我国北方海域的非人命救助、沉船沉物及遇险航空器打捞、难船溢油清除等国家公益性职责。1974年建局以来,该局圆满完成海上应急抢险作业千余次,成功救助各种遇险船舶300余艘,随船获救3000多人,成功打捞大型油轮、大中型货轮及海上钻井平台65艘。
  “赶潮水作业,饿着肚子下水是常事”
  海水从涨潮到落潮大约6个小时,一天两次,每次潮水涨到最高和落到最低时各会维持大致2个小时—这正是潜水员们必须争分夺秒作业的时段。
  “在海上都是赶潮水作业,所以饿着肚子下水是常事。吃饱了下水也不行,因为潜水员们腰上都系着铅块,肠胃被压着,难以正常蠕动消化食物。”戚明说。1977年,他参加了  
  广州潜水学校的第一期潜水员培训班,进入烟台打捞局当潜水员,并经过刻苦钻研业务,成为国内知名的救捞专家。

  当举世瞩目的“大舜”轮打捞工程进入沉船扳正的攻坚阶段,他跳出传统打捞工艺的约束,大胆提出了依靠特制桩头做沉船打捞生根点、限定桩头高度的施工方案,为工程提前完成奠定了基础。
  潜水服袖口的皮比较薄,容易被钢丝等尖锐物戳破,灌进海水。“二三月份下水最遭罪了,40米以下的海水能有6到10摄氏度,越往上越冷,大概只有两三摄氏度,穿4套厚毛衣,关节还觉得冷。”他说。
  “只有兄弟们都安全,当队长的才能心安”
  “我的关节也不好。北方冬天海水太冷,而且以前设备不好,不仅容易漏水,还特别沉,关节吃不消。”于军说。他曾是烟台打捞局的潜水队长,刚被调到该局天津办事处工作。
潜水按装备的轻重,分为“重潜”和“轻潜”。重潜装备包括潜水衣、头盔、压铅块、铅鞋、供气管等,加起来有75公斤重,其中,仅胸前、胸后背的两块铅就重达25公斤,一双铅鞋也有14公斤重。
  “1989年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基本都是穿戴重潜装备,光是一顶大铜帽就有30多斤,在水下只能爬着干活。”于军说。
  现在潜水员主要采用轻潜设备,轻便多了,安全性则大为提高。原来只有一路气源,现在有三路。“新型潜水服让冬季作业也不再那么难熬了,头盔和脚上都有热水流动,暖呼呼的。”他说。
 干了24年潜水的于军曾先后参与、指挥了世界上最大的挖泥船“奋威”轮、“海鹭15”轮、“AFFLATUS”轮的打捞等重大救助打捞工程。
  “奋威”轮打捞举世瞩目。于军时任工作母船“芝罘岛”船代船长,他不但要保证整个作业现场船舶安全、人员生活的有序进行,还要指挥潜水作业。在起浮的关键几天,他曾经60多个小时没有合眼,双眼布满了血丝,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。在打捞人员的共同努力下,“奋威”号仅用26天就被成功打捞出水。
  连续几天几夜的干活,站立太久,令他的脚踝受了伤。“现在下个楼或走路时间长了脚都会难受,皮鞋也不能穿。”
  回想自己的潜水队长生涯,他最大的感慨就是压力大责任重—既要完成打捞任务,又要确保每个潜水员的安全。从下水前布置现场到检查气源、潜水设备、应急系统,直至潜水员最后一刻卸完装,于军都始终坚守在一线,不敢有一丝一毫疏忽。“只有兄弟们都安全,我这当队长的才能心安。”
  能见度几乎为零,在水下干活“全靠摸”
  大海深处几乎漆黑一片,潜水员一移动,淤泥上扬,能见度几乎为零,他们在水下干活“全靠摸”。
  下水打捞沉船之前,潜水员必须仔细研究图纸,搞清船体的每一个部位,并熟记于心。水下作业时,潜水员的头脑则一定要保持清醒,否则很可能走不出那迷宫一样的船舱。
  黑暗的海底,电线可能将人绊倒或缠住,锋利物可能割破供气管或潜水衣,冬季呼吸皮龙和供气阀门很可能会被冻住,打千斤洞随时都有塌方的危险,最危险的是放漂—潜水员因操作不当或意外情况而失去控制能力,在正浮力的作用下,不由自主地迅速漂浮到水面。
  潜水员在水下工作时,所承受的大气压通常比正常气压高出1至3倍,每下潜10米,就会增加1个大气压。“在水中下到一定深度,就会明显感觉空气密度加大,呼吸起来感觉就像喝玉米粥一样,我们称为‘喝空气’。”戚明说。
  工作结束时,潜水员不能直接浮出水面,而是上浮到十几米时就要开始逐段减压,一般每隔3米停留一段时间。“在水下,氮气在血液中比例加大,若不及时排出来,会在血管中产生气泡,令血管流通不畅。若减压不合适,气泡可能永远留在血液中,落下严重的职业病。”戚明说。